版权声明:

本网原创文章转载请注明来源,如本网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来电或来函!

香港内地生受歧视:我戴过红领巾 可我也不是怪兽

2013-12-02 08:35来源:中国企业新闻观察网作者:franke点击:

打印转发

2013年,香港高校在内地招生的势头不减,“19名状元落户香港中文大学”,“16名状元选择了港大”这样的标题,占据了整个夏天的教育新闻版面。但与此同时,香港社会酝酿出的对内地的排斥情绪,逐渐蔓延到校园,冷暖自知的内地生们一方面要面对对自己故乡的质疑,一方面也感受得到香港社会正在经历的阵痛。

2013年9月9日,香港城市大学(以下简称城大)新学年正式开课六天后,中文系的陈学然老师给“中国文化要义”课的同学群发了一封邮件,主题是关于“普通话讲解环节”的通知,并说明“有时间、有需要、有兴趣的同学欢迎自由出席”。

然而一个月后,10月12日出版的《苹果日报》对该事件的报道,引发了香港传媒及舆论场上的一场争斗,为“反本港大学内地化”这一运动添了新的注脚。

就在这次风波爆发的前几天,10月8日,香港大学毕业生、2006年云南省高考状元刘涵在港遭遇车祸不幸罹世,惋惜和悼念之余,也有杂音。“天谴”、“该死”、“上次就比人跳楼撞死,今次就过马路比车撞”这样的仇恨言论,也出现在香港的社交网站上。

其中提到“被人跳楼撞死”的,是今年暑假到香港探亲的内地大学生谢子洋,更令人心寒的是,19岁的他去世之后也无辜受到了类似非议。

另一方面,港校2013年在内地招生的势头不减,“19名状元落户香港中文大学”,“16名状元选择了港大”,这样的标题,占据了整个夏天的教育新闻版面。

国际化、近中国、公平透明、奖学金覆盖面广,香港教育的传统优势仍吸引着一批批内地学生到这里深造。

2008年,浙江女孩张笑也是被此吸引,走了这条路:读本科、找工作。现在,还有两年就能拿到香港永久居民身份的她,认为香港的气氛确实有所改变。

“我们初来时,港生对我们的心态相对平和,只有善意没有敌意,但现在,看到内地生,港生可能下意识就觉得是和他们来抢资源,今天抢奖学金、图书馆的书,明天就是职位、房子、生存权利,对内地生本来就有不满,如何奢谈伸出援手。”

香港社会酝酿出的这种情绪,逐渐蔓延到校园,冷暖自知的内地生们一方面要面对对自己故乡的质疑,一方面也感受得到香港社会正在经历的阵痛。

“越了解,越懂得”

“随着我在香港住得越长,我也越来越能明白港人的抱怨。我曾住在沙田(属于新界),但周末基本不敢出门,因为商场乌泱泱都是赶来购物的内地人,对港人来说,这确实很大程度造成了他们的不便,剥夺了休闲空间”。

张笑的这份理解在不少香港人那里,变成了实际的行动。在香港近年对内地人的反对声浪中,局部的争论很快就能上升到类似的高度。

以城大粤语课风波为例,这门课由粤语开设,下学期会有普通话班,这样看似合理的设置却因为总的学分计划,为不懂粤语的内地同学带来烦恼。

“周四的两门课都是粤语班,这门是必修,几乎没得选。如果选在下学期,又影响下学期的计划,总的学分就不够了”。张笑的好友,城大内地生刘小溪向《南都周刊》记者介绍,一些内地同学的“维权”意识较强,向学系表达了不满。作为妥协,几次的普通话补课也几乎快要平息了这件小事。

不过,却有港生找来《苹果日报》记者暗访课室,并用摄像机记录下老师用普通话重复解释的画面。以“骂战”点题的报道一出街,就引发舆论哗然。

习惯于保持沉默的内地学生事后发表长微博为自己辩白,不无委屈地提到“个别港人就连老师上课讲一两句普通话都会投诉老师,就连老师课下为我们答疑都会投诉老师,就连当我们都已经以为可以融入这个环境的时候却擅自联系《苹果日报》记者制造新闻,让所有的舆论都指向内地生”。

同日,任课的陈学然老师也给班上同学群发了邮件,他用文学典故勉励学生,“从明天起,我们或许可以多学习鲁迅的‘躲进小楼成一统,管他冬夏与春秋’。起码在我们的课室上,一切都会变得更好的”。

他也确实是这么做的,一个月后,在与《南都周刊》记者接触的过程中,他没有对这个事件再做评价,只是说,“怎么看是个人的事情,这件事让同学的心情都不太好,我也不再愿意多讲。”

其实,如何体面地应对此事在香港相对透明有序的体制内并不困难。但任课老师以鲁迅在30年代写下的《自嘲》一诗为事件作解,背后反映的社情民意可见一斑。

在香港,涉及到内地生零星的矛盾和冲突个案时有耳闻,发生此次粤语课风波的城市大学内,有一面供人书写涂鸦的“民主墙”,两地学生也经常在这里辩论甚至是争吵。

2011年时,曾有内地生发起“我戴过红领巾,可我也不是Monster(怪兽)”的活动。起因是内地生一些不同视角的平和意见,也常常被武断地斥为“洗脑”的后果。

两地的年轻人也都有各自的话语场,内地生在微博上吐槽、港生则在“高登论坛”、“Facebook”上组成群组,甚至在今年6月集资在报纸上登出广告,为“反对本港大学内地化,还我港人升学就业权”正名。

在这部广告漫画里,一只画着“HK”二字的饭碗外有排着队的红色小人爬了进来,一些白色小人则被挤了出去。

面对这样的指摘,作为“红色小人”之一的张笑,举了自己租房的例子,“就拿学生来说,我们毕业后租房,来港内地生大部分家境还不错,举全家之力养着,租金不少是家长分担的,确实也在抬高房价。港生毕业后,因为房价问题,无法自立,和爸妈兄弟挤在一起,有怨言也正常”。

“而且拿工作来说,香港人是实实在在要赚钱养家的,工作就为赚钱,毕竟生活压力摆在那里,但内地生呢,往往更看重的是经验,钱不够有爸妈补贴呢,所以无形中不但加剧了就业竞争又拉低了起薪点”。

不过,这样的理解却无法阻止“本土派”学生发酵出更强烈的自保氛围。

验证码: 点击我更换图片
最新评论 更多评论>>